首页 > 保健 > >民间故事:老人年纪大了爱花钱养生,把亲闺女气晕后依旧相信保健
2019-12-10 01:48:10

民间故事:老人年纪大了爱花钱养生,把亲闺女气晕后依旧相信保健

民间故事:老人年纪大了爱花钱养生,把亲闺女气晕后依旧相信保健

01

外婆曾是我们当地烟厂的工人,在1995年11月退休后,她就和外公一起在家养花种草。后来外公去世了,她就一个人生活。

随着年龄渐大,外婆的身体越来越差,各种毛病都出来了,母亲多次劝她搬过来一起住,可都被她拒绝了。

因为,外婆有自己稳定的收入。她还能走能动,自己能料理自己的生活。

外婆有三个孩子,我大舅是老大,也是酒厂职工。酒厂裁员时下了岗,后来离了婚。

大舅有个男孩,跟着前妻生活,大舅就一直靠打零工为生,有活时出去干点,没活时就在麻将桌上以打麻将为乐。

我母亲是老二,纺织厂下岗工人,和父亲离婚后,她独自靠打工抚养我长大,勉强维持生活。

我的小姨最小,初中毕业后接了外婆的班,工作稳定。三个孩子中,只有母亲脾气最不好,经常爱管着外婆。

外婆不怎么听母亲说的话,除非真的撞了南墙,才肯回头。听人说盘腿打坐可以修身养性,外婆便照做。

母亲劝她腰不好,不能长时间打坐,她不听劝,结果是坐得越久腰就越疼。最后疼得受不了了,她才不再打坐。

母亲给她讲养生的道理,可外婆一句也听不进去,母亲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但是,外人说的话她偏偏都信。

后来,我生下女儿后,婆婆在外地没时间过来照顾,我在医院工作,老公在外企,工作都太忙,母亲就主动担负起帮我照顾小孩的重担,她就无暇管外婆了。

外婆有两个很重要的邻居,一个是卖水果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我喊她王阿姨。

自从外婆和她走得近之后,每次我们去她家,外婆总是拿出最新鲜可口的水果,价格当然也是最贵的。

另一个邻居是住在楼上的李姥姥,她比外婆小六岁,但是看上去要年轻很多,头上没有一根白发,身材微胖,最喜欢谈论的就是养生。

冲着那一头的乌发,外婆就完全可能成为她最忠实的粉丝,她对李姥姥的养生哲学几乎是全盘接受,李姥姥说什么她都认为有道理。

那个卖水果的王阿姨后来成了外婆的干女儿,那个很懂养生的李姥姥也逐渐成了她的好妹妹。

女儿三岁那年,母亲带着我和我女儿去外婆家过元宵节。外婆趁我母亲不在的时候,偷偷地从床底下拿出两个青芒果和一袋足有二斤的车厘子。

她小声地对我说 :“70多块钱一斤呢,贵是贵点,但是好吃。不要告诉你妈妈,不然她又要发火了。”我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再看看那些青芒,它的个头是我从未见过的那种,车厘子更是颗粒饱满,色泽鲜亮。我女儿从我手中挣脱出去,抓过一把车厘子捧在手心,马不停蹄地跑到我母亲面前,带着浓浓的奶音讨好地说:“阿婆,给你吃。太太说好贵,好好吃!”

外婆见状立马捂住脸,背过身去,我一把拉着女儿夺门而出,因为我知道母亲又要大喊大叫摔东西了。

逃出房间,从窗外望进去,此时的外婆早已慌得不知所措,一脸的愁云惨雾。

果然,厨房传来一阵尖叫声,接着就是碗与盘子、锅与勺子的激烈碰撞声和母亲的尖叫声,等一切安静下来之后,才渐渐听到哭泣声,那是外婆在哭泣……

外婆的哭是对母亲的顽强抵抗,是对自己面子的最终维护,也是对付母亲的杀手锏。她一哭,我的大舅和小姨就会站出来指责我母亲。

果然,不一会,外婆打电话喊来了大舅和小姨,两人一边安慰外婆一边用指责的口吻对母亲说:“尽孝首先要顺从,不然怎么叫孝顺呢?只要她开心,花点钱算什么?你那臭脾气就不能改改?”

就这样,母亲最后还是败下阵来,出了力气还落了个不孝的坏名声。几次之后,外婆有小姨和大舅的声援,似乎有了靠山,胆子大了起来,花钱比之前更大方。

基本上,她是想买啥就买啥,母亲劝她要认清那些上门推销的人的真实嘴脸,即使是买东西,也要去大商场或厂家指定经销店,不要被骗子忽悠。

外婆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骗子?完全是小题大做。我看好的东西,我就买了,反正我又没花你的钱。”这话噎得我母亲再不吭声。

附近和外婆一样的退休职工,每个月也都是五千多元,但他们每年都花在旅游、健身或晚辈身上,可我的外婆,每月五千多的工资根本不够花,她竟成了像年轻人一样的月光族。

02

听外婆说每月工资花光,母亲又沉不住气了。

她找到那个卖车厘子的王阿姨,问道:“车厘子多少钱一斤?”王阿姨回答:“40元一斤,买多了可以优惠。”

母亲压着火接着问:“那个小的菠萝多少钱一斤?”阿姨仍然很客气地回答:“10元,买五送二。”

问完,母亲终于变了脸色,她用最快的速度从提包里掏出同样的水果,像扔炸弹那样把水果扔在摊子上,声色俱厉说:“为什么你每次卖给我妈的都要贵一倍?我告诉你,要是下次再骗老太太,我就砸了你的破摊子,撕碎你的脸!”说着她转头就走,刚走两步又回来,拿起水果重新装进包里。

从此,外婆失去了一个干女儿,她又哭了起来,母亲又一次被一家人指责,这次母亲不孝的坏名声算是背定了。

可是外婆花钱的习惯没变,母亲爱“瞎操心”的习惯也没变。

大舅离婚后,一直在外婆家蹭饭吃,有时候还住在这里。手头紧的时候,大舅还会向外婆要个几百块零花钱。他不光吃着,住着,还拿着,外婆这里是他的靠山,大本营。

为了能顺利地从外婆这里要到零花钱,大舅对外婆自然是整天供着捧着,外婆说啥他都说对,外婆买的东西,他都夸买得好。

其实,大舅精得很,外婆不在的时候,他也会跟母亲说外婆乱买东西,总是被骗。

但是,当母亲和外婆吵架时,他立马站在外婆的立场上。

偶尔,他说一句,让外婆买大件东西时跟他商量一下,外婆立马就瞪眼睛:“我自己的钱,我能做主,我干嘛要与你商量?”

外婆冲他瞪眼睛就是亮黄牌,他立刻就不再言语了。

小姨与大舅不同,小姨很有事业心,在单位是业务骨干。也正因如此,她的工作很忙,没有时间过来陪外婆。

因此,她对外婆的孝心,基本上就是靠买东西来表达。

那天在外面晒太阳,楼上的季阿姨带了个翡翠镯子,外婆流露出很喜欢的样子。

小姨说:“买!”果然,第二天下班,小姨就给外婆送来了翡翠镯子。过年时,小姨还给老人家买了金项链。小姨经常说:“妈,有钱别舍不得花,人老了最重要的是开心!”

这话最对外婆的胃口,外婆听了眼睛笑得快睁不开了。虽说外婆一年和小姨见不了五次面,但是她逢人就夸小姨好。

我的母亲每个星期至少来三次,给外婆做饭、洗衣、拖地,做各种家务。别人问起:“老二不好吗?”外婆就撅起嘴不言语。

2017年9月4日,是外婆的生日。与上次见面时隔一个月,外婆打电话来说她腰疼得受不了,母亲和我带着小孩去看她,她躺在床上,发出痛苦的声音。

母亲看了心里很难受,安慰她,只要喝点中药,做做医疗就能好。说着,母亲还偷偷地抹了抹眼泪。

母亲出去买菜了,外婆的腰好像不疼了,她从被窝里坐起来时,一个方形的白色东西从被窝里露出来,上面的指示灯不停地闪烁着。

她满脸堆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千万别告诉你妈妈,不然她又要发神经了。”我忙问她这是哪来的,她支支吾吾地说:“李姥姥说这个能治疗腰疼,还对高血压有效。”

这个李姥姥可是个热心人,对外婆格外地关心。好几次,母亲在外婆家时,李姥姥总是给外婆送来她自己煲的养生汤。

虽然来去匆匆,但总是在话语中谈论养生与保健,听起来好像一个养生专家。

听到外婆说是从李姥姥那买来的,我顿时觉得,她煲的不是普通的汤,倒像是让人鬼迷心窍的迷魂汤,一种厌恶的情绪顿时袭上心头。

但是,我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母亲,因为我不想让母亲再做“恶人”了,更不想让外婆受委屈,她那么大年龄了,为什么还要惹她生气呢?

尤其是,大舅和小姨不出力,只凭动动嘴皮子就能轻易抹杀母亲的功劳,又能在恰当的时候讨好外婆,我也在心里为母亲觉得不公平,更为母亲的付出觉得不值。

03

这次之后,因为上班忙,我有两个月没有去看望外婆。

一天,母亲从外婆家里回来,她说:“这个老太太真是太能作了,家里安装了空气净化器和净水机,我的天啊!哪一样都是七八千元。自从你外公走了之后,她可是彻底放飞自我了。”

说完,她又笑着对我说:“老太太最疼你,哪天抽空你去看看,太不像话了。”我笑了笑说:“你为什么不去管管她?”“我可不想当恶人了。”她说话时直摆手。

想到上次买治疗仪的事情,我确定这件事情与李姥姥绝对脱不了关系。如果坐视不管,将来一定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于是,我先上网查了一下几种东西的实际价格,一查,吓了一跳。外婆买的价格,跟实际价格差了几千元!

母亲在电脑旁看着我查,当看到实际价格时,她的脸一下子因愤怒而胀红,声音也变了:“不行,我得找她去,这也太不像话了!”

我紧紧地拉住母亲,告诉她:“不要生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治疗仪,外婆就是从李姥姥那买的……”

我本意是劝母亲,哪想到无意中将上次的事也说了出来,母亲更是火冒三丈,此时的她像是从老君的炼丹炉里突然跳出来的孙猴子!

我知道这次母亲又要闯祸了。一向生活节约的母亲,竟然不再坐公交车,而是火速叫了一辆出租车,我紧跟着也上了车。

到了外婆家,我们和李姥姥正好打个照面,没等母亲发火,李姥姥早已笑脸相迎,亲切地喊了一声:“闺女来了!”

我紧紧抓住母亲的手,示意她先稳住,可母亲的脸胀得通红,手使劲地想从我的手中挣脱出来。

幸好她终于忍住了,但嘴里还是发出了响亮的一句:“少来,谁是你闺女?”母亲径直前行,擦身而过。

我向李姥姥点头示好,李姥姥脸上仍然还是笑,只是嘴角抽了抽。

见到外婆,母亲省了很多开场白,像训小孩子那样问外婆:“净水机、空气净化器是不是李阿姨介绍你买的?还有那台治疗仪。”起初外婆不承认,在母亲的再三逼问下,终于如实招了。

接着,外婆缩在床角哭了起来:“李阿姨说这些对身体有好处,延年益寿啊!再说了,我想买就买,又没花你的钱……”

“你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吗?你多出了好几千块钱啊!”母亲虽然很克制,但仍然激动得快哭起来了。

“李阿姨是我的好姐妹,她还能坑我?我花钱买健康不行吗?你们兄妹三个就属你最不孝顺,你看看她们俩什么时候跟我吵过闹过?”

“她们好,你让她们来照顾你吧!你的事我再也不问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母亲掉头就走。

小姨上班很忙,根本没时间照顾老人。至于大舅是无论如何不会跟外婆对着干的,他儿子已经大学毕业了,以后还指望外婆的80平米的房子拆迁还建,给他儿子做婚房用呢。

因此,其他的两个儿女是不堪大用的,能照顾外婆的只有母亲,只可惜母亲太火爆,一见外婆乱花钱,她的那个暴脾气想收也收不住。

母亲这次也算是极大地克制了自己,没有再激烈地爆发,离开了外婆家。

04

母亲的心被伤透了,再也不去外婆家。小姨没时间过来,大舅来了就吃饭,吃完就走,外婆一个人很寂寞,就打电话让母亲过去。母亲以给我带孩子抽不开身为由,多次拒绝外婆打电话的盛情相遨,有时候,母亲电话都不接,直接让我接。

从电话里,我能感受到老人的孤独和对亲人团聚的渴望。每次挂了电话,母亲总不忘问一句:“老太太又想干什么?”

我说:“没事,就是想你了,想让你过去。”母亲“嗯”了一声,然后就一直呆在厨房干活,久久地沉默着。

母亲不想去外婆家,在我看来,一是,她自己不想找气生;二是,她劝外婆不要被人骗,气到了外婆,母亲自己也难过。

母亲还是牵挂外婆的,她不想去,就总是催促我:“去看看你外婆,孩子我帮你看着。”

我总是一脸无奈,催得紧了,我就埋怨起母亲:“母女哪有隔夜仇?你自己的妈自己搞定!别让我在中间当信使。”

母亲倒是脾气好起来了:“去吧!看在我给你带孩子劳苦功高的份儿上,算是帮妈一次。”我拗不过她,只好每次只身前往。

这次去外婆家时,外婆显得比以前更高兴,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她拉着我的手说:“你要经常来,让你妈也来,小娃娃也带来!”

我做了很多菜,她的胃口看起来很好,像饿了很久似的,喝了两碗鱼汤,吃了一碗米饭。

洗完碗筷之后,我扶她上床休息,她说心口一直疼得受不了,便张罗打电话给小姨和大舅,结果他们两人都说忙,没时间。

看着外婆那失望的眼神,我一时没忍住,眼睛就湿润了。这就是口口声声说孝顺的两个孩子,却没有时间来看望自己的母亲。

休息了一会儿,我带外婆去医院做检查。听说她去医院,这下儿女们都来了,母亲也到了。

一番检查下来,报告显示,外婆是乳腺癌晚期,需要做右侧乳房切除手术。

手术中,母亲一直在门外哭,大舅和小姨对母亲又是一通批评:“你就不能对妈好点儿?你就顺着她不行吗?她老了,你就顺着她,让她开心,这不比啥都强吗?”

母亲哭得更伤心了:“我不应该管着她,也许是我错了……”其实错的是外婆自己,她渴望健康,可厂里的定期体检她都不去做,却相信这些保健品。

手术很顺利,母亲那段时间天天呆在医院,她和外婆有说有笑,关系空前的好。李姥姥有时也来医院,今天送鲜花,明天送鱼汤,让人感觉亲妹妹也不过如此。

外婆两周后出院,母亲要接外婆去自己家住,外婆还是拒绝了,看来她还是舍不得那些邻居,尤其是李姥姥。

外婆大病初愈,我们也对生命有了新的理解。尤其是母亲,她也从内心认识到,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还能活几天呢?我们为什么不能由着她心意来呢?

从外婆出院开始,老人家想要什么,我们就给她买什么。她想买什么我们也不干涉。

一个月下来,外婆的柜子摆满了蛋白粉、牛骨粉,沙蒜素等等。开始时还吃些化疗的药物,后来李姥姥说化疗药物伤身体,外婆的头发掉了一些后,她就真的不吃了。

桌子上又多了石斛粉、灵芝孢子粉和昂贵的冬虫夏草。

这样大量地购买药物,外婆一个月五千多是不够花的,她召集全家开会,要求每人出六百元钱给她养老。首先大舅怂了,他说没钱,不愿意出。

母亲也急了,也说没钱,她下岗八年了,是真的拿不出来。就连一向喜欢给外婆买东西的小姨,也沉默不语。

这下外婆又哭了,她指着每个人说:“我死给你们看,一个个没良心的东西。”

05

这场病后,外婆变了,她变得不可理喻,坚信那些保健品和那些所谓的医疗器械能保住她的命。母亲又抱不住火了,两人见面就吵。

外婆说:“你们每一个人都不如我妹妹小李。只有她关心我的生死!你们要么成天惹我生气,要么关键时刻不见人影。”

母亲一听这话,心里的火苗一下子窜上来了。她气得一边哭,一边摔掉了净水机,用脚踢坏了空气净化器,水溅了一厨房,流到了客厅里,碎塑料外壳四处飞散,她又要开始大闹天宫了。

不过,这次她斗争的矛头直指李姥姥。母亲拿着大喇叭,站在李姥姥家门口喊着骂着,后来累了干脆一遍遍地放录音。

邻居报了警,派出所民警赶来了,把母亲带走了,把李姥姥也带走了,外婆气倒在床上,一边哭,一边大骂母亲是个畜牲。

几小时后,母亲回来了,李姥姥却留在了派出所。因为许多人举报她一直在卖假药,这下李姥姥要倒霉了。

母亲为这事正高兴呢,可外婆哭着闹着要去看李姥姥,死活不相信她的好妹妹是个大骗子。

母亲气愤地说:“你要是去,我就死给你看。”拗到最后,母亲气得脸色发青,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妈,你该醒醒了!”说完“咕咚”一声倒下了,晕了过去!

母亲是活活被外婆气晕倒的。我连忙叫车把母亲送进医院,幸好并无大碍,第二天出了院。

2018年5月16日,外婆大腿骨折,去医院接骨。经历了牵引、接骨等一番痛彻心扉的折腾之后,腿终于接上了。

但医生说骨质疏松太严重,没法再下地走路。而且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全身,让我们做好思想准备。

那天,小姨拉住外婆的手说:“以后听大姐的话,别再糟蹋钱了。”小姨总算是说了一句良心话。

大舅也表示:“以后我不出去打麻将了,你们都忙,剩下的日子让我来照顾妈吧!”

四个月后,外婆走了,距离78岁生日只有两天。临走时还问母亲:“李姥姥怎么样了?”那一刻,大舅,小姨,我母亲,全都泪如泉涌,为外婆的分不清好坏的善良。

我们收拾外婆房间里的遗物,光是药品就有三麻袋。床底下藏着一块玉石床垫,上网一搜价格:一万二。

外婆用尽了外公生前留下的所有积蓄,最后还是没能挽回健康,而那些钱,是外公留给他孙子将来娶媳妇用的。

我跟母亲说:“你年纪大了,一定要跟我们一起住,现在外面的骗子太多了,真是防不胜防!”

母亲说:“就你妈我的脾气和智商,谁敢糊弄我?”我说:“现在没有人能骗得了你,但是,人老了,脑会萎缩,会糊涂……”母亲告诉我,即使她要买什么,也会跟我商量的。

现在,外婆虽然去世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有很多问题是值得我们一家人好好反思的,她给母亲带来的伤痛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愈合的。

上一篇:保健:吃木瓜能丰胸?你可能想多了!
下一篇:美国的保健品套路多?这家品牌在中国卖出天价,至今还有人在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