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 >全国“最美医生”——遵义村医雍元书的“江湖事”,点点滴滴都是爱!
2020-01-07 10:27:21

全国“最美医生”——遵义村医雍元书的“江湖事”,点点滴滴都是爱!

全国“最美医生”——遵义村医雍元书的“江湖事”,点点滴滴都是爱!

原标题:全国“最美医生”——遵义村医雍元书的“江湖事”,点点滴滴都是爱!

步行攀山,船行过湖

雍元书在湄江湖村是一个“传奇”

方圆15公里处处留痕

青丝染白,初心不移

雍元书在村医路上更是一个“传奇”

行医51年惠及3385名群众

并非业界名医,亦非顶尖发稿平台专家,却是全村人的健康“指望”,为了让大家“看病方便一点”,七旬村医雍元书四度放弃出村的机会,坚守在条件艰苦的村卫生室,奉献农村医疗卫生事业无怨无悔。

2018年,在由中央电视台与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共同主办“寻找最美医生”的活动中,遵义市湄潭县复兴镇湄江湖村乡村医生雍元书荣获“最美医生”称号。

湄江湖村,距离湄潭县城50公里,一个近乎隐世的小山村。1948年,雍元书出生在这里。

“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走三四个小时到镇上去看病是常事。”在雍元书尘封已久的记忆里,看病是村里人最大的“难关”,甚至有人因为找不到医生而耽搁最佳救治时间,失去生命。

“我算是运气好的,几次生病都挺了过来,但是我的家人就没有这么幸运。”每每说起亲人因病离世的往事,雍元书的心里都隐隐作痛,深知医生对于湄江湖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令人唏嘘的是,真正让雍元书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的原因,竟是“失去”。

“那是一个大热天,年幼的弟弟说头晕后就回家躺下了,没过多久就开始口吐白沫、昏迷不醒,很快就没有了气息。”一个中暑、麻疹等常见病让雍元书失去了亲人,让整个家庭笼罩在悲痛的阴影中,雍元书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再发生在村里。

“湄江湖村需要一个医生。”14岁,雍元书说出了湄江湖所有村民的心声。

1968年,20岁的雍元书成为一名卫生员,回到村里利用所学的医术为村民们治病。

“那时候医疗条件有限,中草药都是自己去山里采,他一出门采药就是十几天。”比雍元书小两岁的周代永还依稀记得,从那以后,自己有点伤风感冒都是找雍元书抓中药。

一来二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找雍元书看病,常见病、疑难杂症、急病,难题一个接着一个。

为提高自己的医疗技能,1979年至1985年,雍元书先后在湄潭县卫校、北京乡村医生刊授学校进修,积极参加上级卫生部门组织的专业培训,省吃俭用购买了大量医学书籍。

“边看病边学习,行医路上本来就没有尽头。”从20岁年少立志到71岁年过古稀,雍元书没有一刻放松,严谨的态度使他成为村民们最信赖的人。

信念笃定:“竭尽所能救治每个生命”

“雍医生,你来了?我整晌午饭给你吃。”

“不用忙了,我们赶紧做个检查,不耽搁你上坡去采茶。”

4月23日,从茶园里赶回家的余玉容满脸是汗,虽说是忙着采茶的档口,但是想起前几天同雍元书的“体检约定”,余玉容准时赶了回来。

“血压是正常的,但是油茶还是要少喝,肥肉少吃。”雍元书一边整理血压器,一边嘱咐着。

一通检查下来,余玉容揪起的心总算放下了。

“我们最相信你,只要你说没事,我们就放心了。”余玉容说。

“只有你们没事,我才放心。”雍元书接过话茬。

病人对医生的 新闻发布网绝对信任与依赖,是建立在雍元书多年以来竭尽全力救治每一个生命的努力上。

“没有雍医生,我可能早就死了。”71岁的村民田景贤不仅身板结实,说话的声音还很洪亮,回想起30多年前自己重病的那一幕,田景贤却有些说不出话。

“你看,就是这个地方,当时肿了一大圈,城里的医生看了说是要截肢。”田景贤挽起袖子,露出的左臂上几乎看不出异样,但在当时,田景贤因左臂肌肉组织坏死,四处求诊的结果都是肘部必须截肢才能保住命。

“年纪轻轻就成残疾人,我以后咋活?”近乎绝望的田景贤回到村子,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找到了雍元书。

“她当时左手臂的肌肉已经僵硬、发黑,情况确实不乐观。”田景贤的病情超过雍元书的预想,但他为了减轻病人的思想负担,宽慰着对田景贤说还能恢复。

时隔多年,雍元书坦言当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治疗,只能跑到县城医院请教,并且查阅了许多医学书籍,最后拟定好药方,一头钻进山里挖草药。

“来,你用这些草药熬水喝,药渣用来敷在手上。”田景贤回忆,那时刚好是冬天,挖药回来的雍元书衣服上、裤腿上都是稀泥,就急着把药递到她的手里,那一刻,她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没事,没事,一定会好的。”为了治好田景贤的病,雍元书在山里断断续续蹲了半年,一把把新鲜的草药不间断送到田景贤家。在雍元书悉心的照料下,田景贤的手臂竟然奇迹般地好转了,如今依然活动自如。

“我儿子也是雍医生救活的。”69岁的周代永永远也忘不了15年前的那一幕。

周代永的大儿子周晏在小时候就患上了乙脑,随后又并发了罕见的血小板减少病症。

“正常人有上百个血小板,我儿子只有3个,本来就不健康,去浙江打工又遭遇车祸,医院直接下了病危通知。”周代永说,看着生还无望的儿子,家里只能忍痛安排后事。

“我看到滑杆上的周晏奄奄一息,太可怜了,想着再尽尽力。”得知周晏回村的消息,雍 媒体发布平台元书一大早就站在湖岸等,同周代永商量后,决定“死马当活马医”,再试一试。

40多天里,雍元书一边用药,一边查阅资料,用尽全身解数为周晏治疗,在他的努力下,周晏的病情慢慢有所好转,血小板也奇迹般有所上升。

“现在娃娃在外面打工,还经常打电话找雍医生看病,寄过去的药一分钱都没收。”周代永感激地说。

“医生的职责就是治病救人,只要我在一天,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救治每个生命。”笃定的信念,是雍元书多年不改的从医初心,这份信念也令他收获了村民的信赖与肯定。

舍己忘我:“病人的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雍元书是个不要命的人。”

在湄江湖村,雍元书的胆大是出了名的,深夜还在走家串户,再深的山他也敢进。

“不是不怕,如果我不去,病人怎么好得了?”解密“胆大”,原因里藏着更多的柔情。

在雍元书的行医路上,遇到过各种光怪陆离的事情,最“惊险”的一次莫过于与曹海燕的结缘。

30年前的一个寒冬,曹海燕出生仅三天。

“那年我刚生下海燕,母女两个同时高烧不断,家里人想到请雍医生上门看病。”刚生产三天的王明会一家住在湄江湖的对岸,如果下山看病需媒体发稿平台要走近两个小时的山路,为了争取救治时间,家里人想到用船来接雍 新闻发布平台元书。

“雍医生,雍医生,找你救命。”还来不及听完来人的叙述,雍元书就背上出诊箱跟着跳上了船。

“惊险,仅够一个人乘坐的渔船坐了两个人,三分之二的船身都在湖里面,尤其到转弯处船身更加不稳。”凌冽的寒风吹起湖面,曾有两次差一点就吹翻了小船,战战兢兢中,雍元书的双手紧紧地抓住船帮。

二十多分钟,雍元书赶到王明会家,看到床上脸色苍白的母女俩,雍元书一刻也不敢耽搁,检查、询问、用药,几个小时之后,母女俩的体温渐渐恢复了正常,脸上也开始有了血色。

“如果把他摔到河里面去了,那该怎么办?我和姑娘一辈子都感谢他。”得知惊险过程的王明会除了内疚,更多的是感激。

“爹,你今天忙不忙?来找你看病的人还多不?”4月24日,远嫁湖北的曹海燕给雍元书打来了视频电话,电话里满是问候,从她记事以来,她就喊雍元书“爹”,她说,是雍元书给了她新的生命。

在湄江湖村村监委会主任刘安红的心里,一直都揣着一个“心结”。

2017年,刘安红患上肛瘘,手术过后的20天里需要每天都换药,雍元书得知后主动上门给刘安红换药。

就在换药的第13天,雍元书比往常都要来得晚一些,晚上将近23时才出现。

“姑公,今年卫生室要忙些哈?你吃饭没有?”刘安红以为是村卫生室的病人太多,还怕雍元书顾不上吃饭。

“不是,我来的路上把药箱摔了,回去重新拿了药来。”雍元书一边平静地说,一边开始为刘安红换药。

“当时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我也没有多想。”令刘安红想不到是,雍元书在赶往他家的路上狠狠地摔了一跤,右手手腕处受了伤,但他却一点也没有“透露”,反而装得跟没事人一样,结果包了半个多月的药才好,而摔坏的出诊箱,至今都还有残缺软文推广

“没什么可说的,说了他一定不让我换了。”在雍元书看来,比起病人来说,自己的伤情不算什么,而这样善意的“隐瞒”,他藏得太多太多。

为了给外村的病人看病,他从摩托车上摔下,头上直接打了个洞,在遵义医学院住了11天的院,除了妻子刘元碧之外,至今连子女们都不知道;

半夜打着电筒出诊,田坎上、堡坎下稍不注意就摔一跤,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

母亲过世时,他正在卫生室看病,丢不下正 网站发稿在输液的村民,他忍着心痛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回到家里双膝跪地,不舍与委屈随着泪水夺眶而出……

心有牵挂:“山上的他们得平安才行”

哗啦啦的流水,绿油油的树,在外人看来,宁静怡然的湄江湖村就是一座世外桃源。

村民散居于山,看病十分不便,在雍元书眼里,湄江湖村依然有痛的“症结”。

3385名村民,哪家有病人,病情如何,该怎样预防?雍元书了然于心。

“方贵,在家没有?出来噻!”围着娄方贵家的房屋转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人,雍元书心里有些急了。

“我在的。”一句声响,娄方贵从半人高的树丛里探出身来。

“你吃饭没有?不要跑到马路上去,不要到湖里洗澡,听到没有?”几句嘱咐,是雍元书每每都要对娄方贵说的话。

娄方贵患有重度精神疾病,至亲也早已过世,只留下一座老房子和他,49岁的年纪,行为举止却像个小孩子,自理能力极差。

“要不是雍医生,他不晓得成哪样子?”76岁的娄义财是娄方贵的叔叔,家庭的重担让他力不从心,更不要说照顾这个患病的侄子。

“我是他的‘家庭医生’,不仅是看他的病情,还要看他的生活。”雍元书是看着娄方贵长大的,3年前与娄方贵签订了“家庭医生”责任书。

红龙门组的张国志,同样也是是雍元书心底最深的牵挂。

“他们更需要我的照顾,无论何时,我都希望山上的他们得平安才行。”一个希望,雍元书用行动来践行。

每到除夕夜,雍元书都要带着出诊箱翻山越岭,去看望“他们”。

“只有在过年的时候,他们的家人才会回家,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更好的为他们看病。”雍元书话里的“他们”是湄江湖村13户重症精神病患者和他们的家人,在医疗工作中,雍医生始终把孤寡老人、特困家庭作为重点关注对象。

“伯伯,到我家来吃年饭。”年三十夜,雍元书在走访的途中被张国志的家人拦了下来。

“我们平时都不在家,老人亏得有你照顾。”

“有你在,我们才放心。”席间,张国志的儿女们将所有的感激都化为一杯杯茶酒,喝得雍元书心里暖暖的。

“你们都住在山上,下山看病太难,只要给我电话或者给我带信,我就会来的,在外的孩子们只管放心。”雍元书的话如同“定心丸”,让留守的病患有基本医疗的保障,也让外出奔波的年轻人们减少牵挂。

留有亏欠:“我把太多的时间留给了病人”

51年来,雍元书的足迹遍布湄江湖村的每一寸土地,通往各家各户的路,他已经记不清走了多少个来回,病人的资料和病情变化都在他的脑子里,一清二楚。

但是再清晰的记忆里,也有空白点。“几个孩子的学习我没有参与,家长会我也没有去开,成长的过程里就是他母亲一人包办。”对于子女和家人,雍元书心有亏欠,作为一名医生,自己儿女生病时却不能及时照顾。

“女儿雍艳6岁时,有一次夜里发烧脱水,而雍元书正在村民家里看诊,没办法赶回家。”当时,心急如焚的刘云碧只能叫上年迈的老父亲,将女儿连夜送去湄潭县医院,而女儿住院期间,雍元书仍然奔波于村民家中,没有多看一眼。

“抱怨他但也理解他,孩子还有人照顾着,但是村里的病人就只能依靠他一人。”雍元书的“狠心”反而让妻子看到了他的不易。

在成为一名村医后,为了让村民看病更方便,雍元书“变本加厉”,直接住进了村卫生室,家里的事管得更少了。

“我简直气得不行,几次都想离开这个家,不想管了。”独自一人养家育子的重担令刘元碧喘不过气,看着成为“医痴”的雍元书,刘元碧几乎对生活绝望,想着稚子年幼,才迟迟没有下定决心。

更令刘元碧不解的是,雍元书曾有4次进入编制、调离湄江湖村的机会,但是他都放弃了,选择留在这一方土地上继续守护村民的健康。

“我没有同妻子商量,如果她当时知道了那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为了能继续守住湄江湖村,雍元书甘愿成为妻子眼中“没出息”的人,继续当着小村医。

“他的工资连养活自己都成困难,却经常免费抓药给村民,为了看病,他几乎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完整的饭,没有安稳地睡过一次觉。”年复一年,雍元书的坚持打动了刘元碧,不解变成理解,不安变成心安,埋怨变成支持。

“爸爸,你考虑下休息得了,你年纪这么大了,也该享享福了。”

“你不干了,还会有其他人来干的。”

如今,面对孩子们的劝说,雍元书倒显得有些“孩子气”。

“我把太多的时间留给了村民,我剩下的时间还是给他们。”雍元书语气坚定,正如1971年入党时说的那样,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依然不离不弃奋战在基层医疗战线上。

抱有期望:“更多的年轻人投身到村医事业中”

71岁,从医51年,背坏8个出诊箱。雍元书为湄江湖村用去了太多的时间。

“你不能退休哟,你退休了我们软文网的病谁看?”

“反正就算你退休了,我还是要找你看病。”

湄江湖村村民如今最“听不得”的话就是“雍元书老了,要退休了。”

再不愿接受,却也是事实,年过古稀的雍元书眼力和耳力都在慢慢退化,他的心里有了前所未有的担忧,“村医很苦,就怕没有年轻人愿意接手干。”

村医路,的确很苦。从医以来,雍元书一直非常忙碌,几乎全年都没有休息,全村0到6岁儿童的预防接种及儿童健康体检、目标儿童的动 发布新闻平台态管理、65岁以上老人每年一次的体检、慢性病患者的每月随访、宣传资料的发放等,以及整理、记录相关资料,都是他的工作。

湄江湖村,还更苦。村里的医疗条件是十分有限,2012年,湄江湖村启动修建村卫生室,雍元书得知资金不够后,拿出妻子刘云碧靠着卖辣椒、卖年猪辛苦攒下的3万多元钱,支持村里改善医疗条件,才有了如今宽敞明亮的村卫生室。

2016年,雍元书加入脱贫攻坚的“大军”,走村串户,没喊过一声累,两个月的时间走访了600户村民,并与之签订了“家庭医生”责任书。

“2020年,稳定实现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两不愁、三保障’, 软文平台这绝不是空话,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在雍元书的心里,基层群众能够得到更好的医疗保障就是他多年以来的奋斗目标。

“这个接力棒,一定要有人接。”复兴镇党委书记熊国全说。

1997年,村里的年轻人潘胜志从卫校毕业后回到湄江湖村开始行医,为了减轻雍元书的负担,村里将5个小组的公共卫生服务交给了潘胜志,如今湄江湖村有了两个村卫生室,雍元书单打独斗的“村医路”已成往事。

“我们从小就是请雍医生看病的,能够帮他分担也算是感激的一种方式。”从协助到独当一面,潘胜志接过老一辈村医的接力棒,开启了新时代的村医路。

看到村医事业“后继有人”,雍元书的担忧也渐渐消散,但他依然希望社会各界更加尊重村医这个职业,希望有关村医的保障机制能够得到进一步的完善,希望更多优秀的年轻人走进山村,加入村医队伍。

上一篇:市卫生健康局持续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集中学习
下一篇:【新知】矫牙一定要做“钢铁侠”?真相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