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2021 最新诺贝尔奖告诉你:辣椒到底是怎么辣到屁股的?
2021-10-04 20:59:00

2021 最新诺贝尔奖告诉你:辣椒到底是怎么辣到屁股的?

原标题:2021 最新诺贝尔奖告诉你:辣椒到底是怎么辣到屁股的?

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布

2021 年 10 月 4 日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发给了 David Julius 和 Ardem Patapoutian,感谢他们发现了温度和触觉受体。

图片来源:https://www.nobelprize.org/

2021 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了发现温度和触觉受体的两个科学家。

我们感知热、冷和触觉的能力对于生存至关重要,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通常认为这些感觉是理所当然的,但身体里到底是通过什么让我们感受到温度和压力(触觉)却是个迷。

今年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们发现了 TRPV1(辣椒辣痛的道理)、TRPM8(薄荷凉凉的道理) 和 PIEZO1(拥抱感受到压力的道理) 等通道。

虽然我们早早就知道辣椒素可以激活疼痛感的神经细胞,但直到 TRPV1 受体的发现,我们才知道,高温和辣椒素可以通过打开 TRPV 1 受体激活神经末梢,最终传递到大脑痛觉感觉中枢和温度中枢。

图片来源:https://www.nobelprize.org/

而科学家的这个发现,也更好地解释了为什么辣椒会辣到屁股痛这个问题,接着往下看吧。

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一个个快乐的火锅之夜后

通常都伴随着轮番上厕所的午夜

伴随着奔涌而下的哗啦啦

还有一阵火辣辣

辣到起鸡皮疙瘩

辣到怀疑人生

辣到你开始思考

为什么菊花会感受到辣?

却感受不到酸甜苦的味道呢??

要了解这个问题

我们首先要知道

「辣」和「酸、甜、苦、咸」

本来就不是一挂的

辣不是一种味觉

而是痛觉!

我们身上有很多不同的「感受器」

它们分别负责

感受不同的外界刺激

并让大脑产生不同感觉

酸、甜、苦、咸、鲜

是由味觉感受器处理

辣刺激到的是痛觉感受器

它传递的是疼痛和高温的感觉

所以真正的人间五味

不是酸 甜 苦 「辣」 咸

而是酸 甜 苦 咸 「鲜」

辣是痛觉

明白了辣和其他味道的区别

就很容易理解

菊花感觉不到酸甜苦咸鲜

但能感觉到辣的原因了

因为味觉感受器

一般只在味蕾上才有

菊花上没有

辣的痛觉感受器

几乎分布在人体全身

也包括菊花

(也就是我们前面说的 TRPV 1 受体)

加上辣椒素

无法被胃肠道完全吸收

所以在拉粑粑的时候

它会顺着肠道来到菊花

进行火辣辣的吻别

等一下

而且大家会发现

每次菊花辣

可能都伴随着肚子疼、拉肚子

这是因为我们的胃肠道里

也有痛觉感受器

胃肠感受到辣以后

会加速肠道蠕动

尽力把辣椒素给排出去

于是你就肚子疼+拉肚子+菊花疼了

但是,吃一样的辣

有的人就没什么感觉

那是因为每个人的痛觉感受器

会受到基因的影响

敏感程度不一样

不过越能吃辣的人

往往越追求辣

也总能找到直呼过瘾的辣度

然后

吃辣一时爽

菊花火葬场

哎?

那有什么办法能解辣吗?

辣椒素不溶于冰水

在常温水中的溶解度也较低

但在油、脂和酒精中溶解度较高

所以如果嘴巴辣

喝冰水用处不大

可以喝牛奶、吃乳脂冰激凌

它们都含有乳脂

可以溶解辣椒素

或者在吃之前

让食物沾一沾火锅油碟

「洗」掉一些辣椒素

那……

如果是菊花辣呢?

从理论上来说……

可以试试让它洗个牛奶浴?

关于辣椒和菊花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TRPV1 受体的发现,帮助我们理解了身体感知热辣的过程。

而在两个科学家的努力下,目前已经发现多种不同受体,包括为什么薄荷让我们感受到凉意,身体是怎么感受到触觉的等等。

获奖者在我们对感官与环境之间复杂相互作用的理解中,发现了关键的缺失环节。

而这些发现目前也已经被应用到了开发针对各种疾病的治疗方法中,包括慢性疼痛。

今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开创性发现解释了热、冷和触摸如何在我们的神经系统中引发信号。这些离子通道对许多生理过程和疾病发生来说很重要。

图片来源:https://www.nobelprize.org/

本文审核专家

更多优质内容

更多有趣有用的问题,点击下方

输入问题关键词,即可快速查到答案

参考文献

[1] https://www.nobelprize.org/prizes/medicine/2021/press-release/

[2] Caterina M J , Schumacher M A . The capsaicin receptor: a heat-activated ion channel in the pain pathway.[J]. Nature, 1997, 389(6653):816-824.

[3] Frias Bárbara, Adalberto M . Capsaicin, Nociception and Pain[J]. Molecules, 2016, 21(6):797.

[4] Horie S , Tashima K , Matsumoto K . Gastrointestinal Spice Sensors and Their Functions[J]. YAKUGAKU ZASSHI, 2018, 138.

[5] Rollyson W D , Stover C A , Brown K C , et al. Bioavailability of capsaicin and its implications for drug delivery[J]. Journal of Controlled Release, 2014, 196:96-105.

[6] Garcia-Bailo B , Toguri C , Eny K M , et al. Genetic Variation in Taste and Its Influence on Food Selection[J]. Omics A Journal of Integrative Biology, 2009, 13(1):69-80.

[7] Nasrawi C W , Pangborn R M . Temporal effectiveness of mouth-rinsing on capsaicin mouth-burn[J]. Physiology & Behavior, 1990, 47(4):617-623.

策划制作

策划:难洗、Murphy | 监制:Feidi

插画:苏 | 封面图来源:站酷海洛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丁香医生 App

责任编辑:

上一篇:【就诊通知】北京友谊医院 2021年“国庆节”门急诊工作安排
下一篇:返回列表